都市特种兵

无冬夜

首页 >> 都市特种兵 >> 都市特种兵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盖世唐皇 超凡佣兵系统 银狐 北宋大丈夫 寒门状元 战国赵为王 三国之鬼神无双 大唐第一狠人 民国谍影 唐朝最佳闲王
都市特种兵 无冬夜 - 都市特种兵全文阅读 - 都市特种兵txt下载 - 都市特种兵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1803章:银喜善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要知道黑色毒蜂能够快速地进攻,分分钟取人性命,除了它们赖以杀人的毒针之外,就是依靠他们强有力的翅膀实现急速飞行,灵巧回旋翻转!

就算你是圣武境圣者高手,拥有地表最强的战力,可你始终还是肉体凡胎,也无法抵挡朝自己发动行云流水一般密集攻击的黑色毒蜂群啊!

而陈天这个时候设计的计谋就实在是太过于巧妙了,完美地利用了房间里边的大浴池那些滚、烫的池水,一个扎猛子钻进了池水里边,将那些天性怕水的黑色毒蜂群引诱至池水之中,悉数烫昏、烫死!

实际上,要怪也只能怪黑色大衣男派出来的黑色毒蜂的生性太过于凶悍,连滚、烫得冒着白烟的温水都不怕!

但是也是因为这些黑色毒蜂太过于凶悍的缘故,“噗嗤”、“噗嗤”、“噗嗤”地扎进了大浴池滚、烫的池水里边,就算是烫不死,无法继续追着陈天蛰了!

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大浴池的水面上漂浮起来一层黑乎乎的玩意,密密麻麻地铺满了整个大浴池的水面,赫然就是黑色毒蜂群的尸体!

就算是这些黑色毒蜂群没有被淹死,也是奄奄一息,垂死挣扎,已经不能再给陈天造成更深层次的威胁了!

好一招“水遁”啊,陈天在危机时期选择作出的这一招应对,简直就是完美嘛!

但是这个时候,陈天也一点都不敢大意,因为刚才被黑色毒蜂群追了九条街,几乎掉裤子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即便是潜在水里好一会没有动静了,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于是陈天就这样子整个人躲在大浴池的水里边,过了一分钟都不敢动弹,但是陈天很快就感到一丝的不对劲!

因为原先被自己死死地按在水里边的美女,原本还会拼命地挣扎,晃动双臂,可过了这一会,被自己按在大浴池里边的美女挣扎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小,此时此刻已经一动不动了。

“不好,估计这美女在水里憋得太久,溺水了!”陈天想到这里,内心不由得“咯噔”地骤然一响,马上抓着大浴池里的美女使劲一扯,把美女从大浴池的水里“哗啦”一声扯了出来!

说一句真心话,泡在大浴池的水里边这么久,大浴池的美女真的憋不住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陷入到了半昏迷的状态,这个时候给陈天这么“呼啦”一声扯出了水面,也是翻着白眼耷拉着头。

……

“呃……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人工呼吸!”一身水一身汗的陈天又准备进行接下来的步骤,用手捏着双目紧闭的美女的鼻子,把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呼哧”、“呼哧”、“呼哧”地吹了好几口气道美女的嘴巴里。

“好了,继续胸外按压,再进行人工呼吸!陈天啊陈天,救人要紧,不要想歪!”陈天一边告诫自己一边持续不懈地进行急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将大浴池美女从鬼门关里边拉回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浴池的门口传来了幽幽地一句问话:“那些黑色毒蜂呢?”

“都死大浴池里边了。”陈天头抬也没抬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很明显陈天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抢救大浴池美女的这件事情上。

当下,救人要紧啊!

陈天心不在焉的回答,却让这个大浴池门口的声音变得震惊无比:“不是吧,那些黑色毒蜂都被你弄死了呀?”

陈天很反感这边自己忙的要死紧张的要命,那边那个声音却没玩没了地逼逼个不停,于是没好气地怒斥道:“别啰嗦,我在办正事!”

可停顿了一小会,大浴池门口的声音再度悠悠地传了过来:“呃……如果这样子都算是办正事的话,我真的无话可说!”

陈天实在压抑不了心头的怒火,“霍”一声把自己的嘴巴从美女的樱桃小嘴边抽离,扭头朝大浴池的门口骂去:“嘿,你有完没完吗?”

可是这个时候,陈天忽然看到了大浴池门外的那个黑色身影,似乎有点熟悉,“吧嗒”、“吧嗒”、地眨了两下眼睛之后,忽然陡然提高了音量,对大浴池门外的那个黑色身影叫道:“哟,你追过来啦?”

没错,此时此刻站在大浴池门外的那个黑色身影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利用紫色铜铃引来黑色毒蜂对陈天进行攻击的黑色大衣男!

原来黑色大衣男看到陈天被黑色毒蜂群追杀,慌不择路地跑进房间里边时,心里边暗爽到内伤,因为黑色大衣男知道陈天躲进的这个房间是一个没有窗户和别的门的浴室,相当于一个死胡同!

陈天这么做,相当于自寻死路!

脑补到陈天被自己召唤的那些黑色毒蜂疯狂地尾针攻击,痛苦地叫唤乃至悲惨地死亡的场景,黑色大衣男发出了“哈”、“哈”、“哈”的一阵狷狂的笑声!

可过了好一会,大浴室里边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传出陈天撕心裂肺的惨叫,也没有黑色毒蜂攻击时发出的“嗡”、“嗡”、“嗡”的声响,黑色大衣男顿时感到纳闷无比,又犹豫了一小会,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进大浴室的门口,朝里边张望。

可是看到的是陈天和一个湿漉漉、赤条条的美女这一对孤男寡女,居然在浴室里边做这种羞羞的事情,黑色大衣男顿时无语了,满脸大笔大笔的黑线!

面对这样子的一个场面,黑色大衣男都不知道自己该笑,该骂,该回避,还是该欣赏!

怔了好一会,黑色大衣男才回过神来,自己是来取陈天性命的,这才站在门口叫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陈天一看到门口的黑色大衣男,顿时感到怒不可遏,指着黑色大衣男就训斥道:“你还敢来?害得老子狼狈不堪就算了,还差点连累了这个无辜的姑娘……”

可陈天的话还没说完,自己的脚边忽然传来了“嗯咳”、“嗯咳”、“嗯咳”的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咦,这是什么声音?”陈天心头一奇,马上诧异地低头望去,赫然看到了那个原本昏迷不醒的大浴池美女正捂着自己的樱桃小嘴剧烈地咳嗽着。

很明显,陈天刚才好一阵忙乎的人工呼吸起了作用,这个溺水昏迷的大浴池美女终于苏醒了过来!

真是谢天谢地啊!

陈天心头一喜,马上低头对恢复意识的大浴池美女说道:“美女,你终于醒了……”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啪”一声脆响顿时传遍了整个大浴池的上空!

我去,原来那个美女看到陈天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胸前伟岸上,认定是陈天乘虚而入,在自己昏迷的时候非礼了自己,气得贝齿紧咬,狠狠地给了陈天一巴掌!

暴击666!

冤哪,我的特种兵王陈天大哥啊!

救人还被赏耳光,真的是吃力不讨好!

黑色大衣男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嘿”、“嘿”、“嘿”地嘲笑了起来,至少黑色毒蜂没完成的,大浴池美女替他完成了一部分!

这一阵嘲笑声,彻彻底底惹怒了陈天!

“是不是故意要惹毛老子呀?好,新账旧账老子给你一笔笔算,如果这次我天哥不让你生活不能自理,我就不姓陈!”陈天朝兀自在那窃笑个不停的黑色大衣男咆哮完,脚尖一蹬,整个人如同闪电一般“咻”一声飞窜了出去!

黑色大衣男原本还在大浴室的门外笑着嘲讽着陈天,可不料正是因为他的这一种无知的行为,结结实实地触碰到了陈天的逆鳞!

要知道,陈天贵为特种兵王,神孽战士,是他能嘲讽就嘲讽的?

这个时候陈天已经完完全全地暴怒了,整个人疾飞出去,如同战龙似的贴地飞行,悍然伸出滔天的一掌,以力劈华山之势直取黑色大衣男的胸口要害部位!

战龙出击,傲世飞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看到这炸裂的一幕,就算是黑色大衣男再傻再蠢也不会无动于衷,顿时完全顾不上嘲笑了,猛然“霍”地一个转身,慌乱地朝门外跑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此时此刻,就算是佛都有火,别说陈天这个有着强烈自尊心的特种兵王了,哪能轻易地放过黑色大衣男这样子的一个渣渣?

要怪,就怪黑色大衣男自己过于欺人太甚,过于紧追不舍,导致彻底激怒陈天!

你非要弄死我天哥,逼死我天哥是不是?

那就不要怪我天哥不客气了,我一生气起来,连自己都怕!

陈天“呜哇”一声发出了嘶哑的低吼,整个人带着“咻”的一道破空声,悍然划出了一道锐不可当的弧线,以快到令黑色大衣男难以想象的速度,眨眼功夫追上了黑色大衣男!

“这……这怎么可能嘛!”黑色大衣男压根没有想到陈天的速度居然快到这样子骇人的地步,不由得惊讶地叫出声来,下意识地扬起了自己的右手,想要利用那个紫色铜铃召唤出更多生化毒虫出来,用来缠住陈天,好让自己有逃脱的机会和时间!

“还想作恶?没门!”陈天看到这一幕顿时火冒三丈,迅疾地一个加速,立刻实现了弯道超车,打斜里以极为不可思议的身法追上了黑色大衣男!

只见就在这时,陈天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眼里边迸射出摄人的精芒,用极为霸道的手法猛地将右掌伸出,正好“啪嗒”一声,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前边亡命逃窜的黑色大衣男的右肩!

“啊……”黑色大衣男没想到陈天这么一下就可以快速地追上自己,也是吓得够呛,但是俗话说“烂船也有三斤铁”,死到临头的黑色大衣男奋力一个扭身,想要挣脱陈天这一掌。

不料,陈天的这一掌如同铁钳子紧紧地扣住黑色大衣男的右肩,丝毫没有给黑色大衣男一丝挣脱的余地!

面对已经落入到自己手里的这个黑色大衣男,陈天从齿缝里边说出了一句令其心惊肉跳的话:“我早在第一次和你交手的时候就和你说过,我是你惹不起的,可惜你不听啊!”

说完,陈天也没有给黑色大衣男废话,右手一个用力,只听到了“咔嚓!”的一声脆响,黑色大衣男的右肩发出了清脆的骨裂声响!

要知道在之前的激战中,陈天利用陨铁匕首刺伤了黑色大衣男的右肩,此刻被陈天这么一抓,鲜血更是从尚未痊愈的伤口那里流了出来!

“疼啊!”剧烈的疼痛感从黑色大衣男的右肩上传来,疼得黑色大衣男闷哼一声,整个人的右手立刻极为无力地耷拉下来!

看到这个场景,陈天从鼻孔里边发出了一声极为鄙夷的“哼”字,对疼得脸色都变得蜡黄的黑色大衣男冷笑道:“怎么样,还能摇动你的破铜铃吗?”

黑色大衣男骇得面无血色,没有去管已经耷拉下来的右手,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左手,猛地朝陈天的右臂击去!

要知道,黑色大衣男的掌风带着阴毒的劲风,被击中了之后肯定会受重伤,但是这都不算最令人忌惮的,实际上最让人畏惧的是黑色大衣男击出的每一掌里边,都带着超级黑色怪虫的虫卵!

只要被黑色大衣男的毒掌击中,就会被黑色大衣男种下生化毒虫,旋即人表面上看是活的,但是皮肤下种着的那生化毒虫卵就会瞬间潜滋暗长,在极短的时间内长成黑色怪虫,咬破皮肤钻出体外,让你在无尽的痛苦和绝望之中死去!

其实黑色大衣男也是困兽犹斗,就怕自己陈天凭借着直觉也知道黑色大衣男这一掌的厉害,当场也不敢小觑,立刻撒开自己的右掌,侧身避开黑色大衣男这一掌。

毕竟教训黑色大衣男事小,要是自己被种下生化毒虫那就事大了!

在使出这一招围魏救赵之后,黑色大衣男侥幸地逃脱了陈天钳制住自己右肩的巨掌,连忙手脚并用地“唰”、“唰”、“唰”往前逃窜开了十来米,旋即靠在墙边“呼哧”、“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黑色大衣男原本紧紧地抓在自己右手上的紫色铜铃,也一声不吭地换到了左手上!

不得不说,陈天刚才这一波迅如游龙的反击,已经沉重地打击到了黑色大衣男,让黑色大衣男的右边肩膀连着右臂,已经基本上残废了。

这也是必然的,因为单单论硬实力,黑色大衣男绝对不是陈天的对手!

陈天用怜悯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已经展现出了颓势的黑色大衣男,悠悠地问道:“说,为什么要偷袭我?”

面对着陈天的质问,黑色大衣男“啊呸”一声朝地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然后十分轻蔑地说道:“陈天啊陈天,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一问我就要回答你啊?”

顿了顿,黑色大衣男又狠狠地朝陈天甩下了一句:“是我小瞧了你,现在是我展现我最强实力的时候了!”

听到黑色大衣男的这句话,陈天“嘿”地冷笑一声便驳斥道:“展现你最强实力?来吧,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这次又要弄出什么虫子出来!”

面对陈天的反唇相讥,黑色大衣男忽然露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笑容,阴阳怪气地叫嚣道:“这一次,我要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生化毒虫的极致恐惧!”

说完这一句,黑色大衣男把自己左手中紧攥的紫色铜铃猛地一晃,只听到“叮”的一声悠长铃声响起,黑色大衣男的黑色大衣随着这一阵铃声“霍”一声膨胀起来,旋即“猎”、“猎”、“猎”地无风不断飘飞!

乍一看,黑色大衣男就像是一只大黑飞蛾似的,邪魅无比!

看到了这个场景,陈天马上嘲讽道:“哟,没招来虫子,自己先变成了一只大虫子?”

黑色大衣男听到陈天的这一句揶揄,气得咬紧了牙关,左手又用力一摇,那个紫色铜铃马上又发出了“叮”的一声微颤!

伴随着这一声微颤,黑色大衣男的双眸也在这一霎那变成了黝黑一片!

我的乖乖隆地洞哟,此刻黑色大衣男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是黑色的了,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暗黑气息!

这就是虫化,是生化怪虫的发明者福瑞大人另外一个恐怖发明!

先让黑色大衣男喝下十分特殊的生化试剂,然后利用人间遗留的恶魔撒旦的魔物道具——万虫铃让自己虫化,好把自己的全身皮肤硬化成坚、硬似铁、刀枪不入的虫族外壳!

“我戳,这都可以的?”陈天也是第一次看到把自己虫化的敌人,不由得一愣!

这也太不符合科学了吧?

但是这个时候,黑色大衣男嘴角扯出了一个极为的弧线,整个人稍稍一缩,旋即“轰”地炸开,化为一道索命的黑色魅影直扑上前,目标无他,就是陈天!

这就是虫化的威力!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力道,简直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眼前虫化的黑色大衣男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哦不,换了一只大虫子似的!

“怕你干甚?!”见到这样来势汹汹的场景,陈天咆哮一句后也全力爆发出来,身形已经化作一团金黄色的火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径直冲向了虫化后的黑色大衣男!

在这样子的生死关头,陈天的好战心和好胜心已经完完全全被点燃,完全顾不得这样做会留下怎样的后遗症,会给自己造成怎样的受伤度!

总之不管你来的是人还是冲,只要冒犯我陈天的都必须要死!

半空之中,一团诡异的黑色魅影和一道炸裂的金色烈焰震撼地碰撞在一起,发出了“轰隆隆”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霎时间,那团黑色和金色融到了一起,又迅速地分开,化为两道光影跌落到地上!

陈天虽然一步不退,但刚才那一阵剧烈的强硬对抗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震撼,此刻再也忍不住胸腹的震荡,张开嘴,“呜哇”地吐了一口血出来,“噗嗤”地溅落在地面!

强悍到如同陈天这样子的圣武境圣者高手,都会因为对手的正面碰撞造成内伤,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可以见得,虫化后的黑色大衣男的实力有多雄厚和夸张!

但是话又说回来,作为竟敢挑战陈天的黑色大衣男,他的胆子也的确肥了点!

只见碰撞过后,黑色大衣男“噌”、“噌”、“噌”地后退了十几步,在“哐当”地撞在了墙上后,从口里发出一声惨烈到极点的哀嚎!

这嚎叫像人非人,像虫非虫,十分尖锐,似乎直刺天空上的云层,黑色大衣男的痛苦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就在黑色大衣男裤管最处,很多黑色的淤血顺着黑色大衣男的双脚“汩”、“汩”、“汩”地流淌下来,很快便在脚下汇聚成一滩暗红色的血池!

我的乖乖隆地洞哟,这血是拧开水龙头里边放出来的,不值钱吗?

这得是怎样的伤口,才能流出那么多让人看到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的血量?

“不……不会吧?”虫化黑色大衣男十分困惑地低下头,纳闷地朝自己的腹部望去。

但虫化黑色大衣男看到自己腹部露出的肠子,表情顿时变得十分复杂!

原来那些暗红色的淤血,就是从腹部这个触目惊心的伤口流到双脚,再流到地上的!

可不是说虫化后自己的皮肤会变成虫壳一般厚实如墙么,怎么会被陈天击穿?!

虫化黑色大衣男这才明白刚才陈天选择和他对轰的时候,为什么硬扛起了他一掌!

在生吃虫化黑色大衣男的那一瞬间,陈天的右手化为战龙之爪,浑身圣武境圣者高手的强悍实力发动,横扫了一下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腹部!

要知道这可是“刚烈龙爪功”啊,五个手指犹如五把锐不可挡的匕首,残酷无情地划破了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腹部最脆弱的肌肤,从他的腹部硬生生地扯下来一块肚皮!

好一个陈天,真的目光如炬,洞烛机微!

在看到黑色大衣男虫化的短短时间内,陈天就十分敏锐地意识到腹部是虫化黑色大衣男最脆弱的部分,然后在第一次对抗之中,就故意生吃了虫化黑色大衣男的一掌,然后借黑色大衣男贪功的机会重创黑色大衣男!

这应变,这能力,也是没谁了!

特种兵王,果然名不虚传啊!

这个时候,因为腹部皮肤被活生生的掀开,虫化黑色大衣男花花绿绿的肠子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暗黑的淤血不要钱的从他的伤口涌出,场面简直血腥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虫化黑色大衣男心口传来的那种强烈的痛感让虫化黑色大衣男站都站不稳,疼得几乎就要昏厥!

看来即便是黑色大衣男虫化了的强悍外壳,在圣武境圣者高手陈天的“刚烈龙爪功”面前,还是差了些意思!

但是这一次剧痛,也激发出了虫化黑色大衣男最强的斗志!

“陈天,给我等着!”在虫化之后残暴的性格驱使之下,虫化黑色大衣男暴怒了,下定了决心,将自己完全虫化!

因为刚才自己只是半程虫化自己而已,因为半程虫化只能增强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强化自己的外层皮肤,并没有质的飞跃,但好处是能保持自己的思维!

如果选择了完全虫化,那无论是力量、速度和外层皮肤,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恐怖变化,但是由于虫化的程度太深,自己的思维也将会被虫化,丧失了思维,完全变成了一只大虫!

可是由于对于陈天实在是太过于憎恨,黑色大衣男选择完全虫化,和陈天进行殊死一搏!

想到这里,虫化黑色大衣男露出了一个极为惬意的笑容,左手紧抓着紫色铜铃连续不断地猛颤,“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的铃声瞬间不绝于耳!

听到这么一阵局促而又密集的铃声,陈天皱起了眉头,厉声地训斥道:“又想怎么了呀?哎,实话告诉你吧,无论你怎么折腾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可陈天的话还没说完,虫化黑色大衣男忽然“哇!”地发出一声大吼,左手上的紫色铜铃猛地往地面上一摔,整个人忽然伏了下去,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就像是被自己的那一件黑色大风衣裹挟成一个黑色圆球似的。

看到这极为怪诞的一幕,陈天感到极为错愕,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

这黑色大衣男在玩什么呀?

怎么刚才嚣张好战无比,一下子就变成了这么一个瑟缩成团的黑球啊?

该不会想要化茧成蝶,完成华丽的蜕变吧……我呸,这玛丽苏电视剧看多了吧亲!

可就在陈天十分鄙夷的时候,黑色大衣男忽然“霍”一声站立了起来双臂猛地朝两边张开,朝外边辐射出强劲的能量,就连他身上那一件黑色大风衣,也“啪嗒”、“啪嗒”、“啪嗒”地不断翻飞,就像是黑色虫子那不断拍打的翅膀一样!

此刻黑色大衣男的力量疯狂地外泄,双臂慢慢地虫化成锋利无比的两把大镰刀,看起来锐利,状若疯狂,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大螳螂!

看到这极为毁三观的诡异场景,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陈天也是愣住了!

不是吧,这都行?

我的天哪,福瑞大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牛比人物那,居然可以研究出这么恐怖的生化药剂,结合利用恶魔撒旦的魔物道具——紫色铜铃,让一个大活人愣是硬生生虫化成攻防兼备的一只黑色大螳螂?

“我该不会是在在做梦吧?”陈天诧异地嘀咕着,忍不住用手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像看看自己会不会看错或者产生了幻觉!

可这个时候,完全虫化完毕的黑色大衣男开始发动攻势了!

只听到晴空里的一声尖啸,虫化黑色大衣男身形“咻”一声横飞而起,在空中令人匪夷所思地连续翻滚,双臂化为两道并拢的大镰刀,整个人宛如一个“扑腾”、“扑腾”、“扑腾”高速盘旋的螺旋钻,带着邪魅的凶狠劲道,恶狠狠地朝陈天发动突然袭击!

要知道虫化黑色大衣男的双臂高高举过头顶,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如同镰刀的手臂上边,就这么对着陈天的脑袋杀气腾腾地劈下!

我的老天呀,要是给虫化大衣男劈到,别说脑袋了,就算劈到肩膀,估计陈天“噗嗤”一下就会一分为二,被生生地砍成了碎片!

“我戳,麻烦了!”陈天的内心骤然之间“咯噔”地一凛,但是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好斗心却被彻底地释放出来!

虫化黑色大衣男原本只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就是因为喝了福瑞的生化试剂和用了恶魔的紫色铜铃,就变成这么一个丑陋的虫化人。

实际上,在陈天的内心深处,这是极为无聊、极为不要脸的行为!

陈天打小的时候开始,浮图公就教他,做人要坦坦荡荡,自尊自爱,不要为了自己的欲、望而丧失自己的尊严,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而眼前的黑色大衣男,就是为了获取强大的能量而不惜放弃了做人的尊严,和魔鬼做了一场肮脏的交易,选择做了一条威力巨大的虫!

这样子的力量,虽然说无比强大,可是要来何用?

“不知所谓!”陈天怒斥了一句,瞬间选择迎难而上!

此时,阳光重新透过厚厚的云层,悉数洒在了陈天的身上,把陈天镀成了金黄!

在璀璨阳光的映射下,陈天的这个动作,已经把身体的极度柔韧性和瞬间爆发力体现到了极致,带着一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强大感!

好一招“神龙摆尾”啊,简直就是制霸全场的无敌大招!

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这一记螺旋绞杀,目的就是硬要把陈天的脑袋二分为三,利用虫化的两柄锋利的尖刀,把陈天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劈成三瓣!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匹练锋锐的黑光,在陈天的脑门上划过,直取陈天的天灵盖!

可虫化黑色大衣男的双臂在距离陈天头顶大概只有两三公分的位置,就高悬在半空,哪怕虫化黑色大衣男再怎么使劲,都无法再往前刺出哪怕半公分!

“这是为什么呢?”已经虫化的黑色大衣男嗜血的本能驱使他继续冲击陈天,恨不得把陈天削成碎片,但是一切的努力显得都是徒劳!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虫化黑色大衣男杀招已经完成一大半,就差临门一脚那么一点点距离,还是无法奏效呢?

因为此时此刻,陈天他的脚重重的踹在了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胸口!

我的天哟,陈天将自己浑身金黄色的圣武境圣者高手硬气功发动,抢在虫化黑色大衣男之前用“神龙摆尾”这一记大招,狠狠地踹了虫化黑色大衣男胸口一脚!

原本高高跃起的虫化黑色大衣男率先出招,看似占据了先机和上风,但竟然是率先硬挨了陈天的这一记暴击,没有给陈天造成实质性伤害,实际上吃了大亏!

“咔擦”、“咔擦”、“咔擦”!

此时此刻,即便是已经虫化的超级外壳,也顶不住陈天的这雷霆一击,纷纷龟裂,从虫化黑色大衣男胸口伤处传来的那令人牙酸的声音,着实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此时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胸前,已经是血肉模糊了,残忍到目不忍视!

即便是已经虫化,性情凶悍,可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脸上还是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但是嗜血和狂躁的本性让他调转了自己的双臂,“咻”、“咻”地回割陈天揣在自己胸口的一脚!

但是这一招已经早就被陈天预判到了,陈天猛地来了一个潇洒的回转身,以自己的左脚为支点,“咻”地将自己的右腿撤回来,然后猛地朝虫化黑色大衣男挥出去一拳!

陈天那带着凌厉攻势的一拳猛地朝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脑门轰去,摆明就是要虫化黑色大衣男爆头的结局,虫化黑色大衣男虽然说挨了陈天好几下重击,但是底子还是有的,马上举起双臂做出了抵挡的招数!

但是陈天速度极快,虫化黑色大衣男只觉得眼前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眼前一花,就失去了陈枫的踪影。

纳尼?敢情这一拳,还是一记虚招?!

“唰!”原来陈天挥动自己的拳头只是虚晃一枪,在看到虫化黑色大衣男上了当,撩起自己的双臂准备迎接自己的一拳时,整个人迅疾地下坠,来了一招“扫堂腿”,出其不意地猛踢在了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脚踝上!

扫堂腿,力千斤,横扫千军如卷席!

“咔擦”、“咔擦”!

虫化黑色大衣男的一双脚踝霎时间发出了让人心悸的骨裂声,即便是凶悍如斯,他的脸上还是闪过痛苦的神色,完全无法再坚持站立,身体向一边歪倒!

此时此刻,连续遭到重创的虫化黑色大衣男痛得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

在来到雅林别墅之前,虫化黑色大衣男借来了利用人间遗留的恶魔撒旦的魔物道具——万虫铃,驱使生化毒虫持续进攻陈天,就算是最不济的时候就让自己虫化,把自己的全身皮肤硬化成坚、硬似铁、刀枪不入的虫族外壳,绝对是胜券在握!

可虫化黑色大衣男万万没有想到,有神器相助的自己绞尽脑汁,穷尽法子,竟然还是栽在这个可怕的对手的手里!

看到了倒在地上挣扎,站都站不起来了的虫化黑色大衣男,陈天“哼”、“哼”、“哼”地冷笑了几声,对地面上的虫化黑色大衣男冷笑道:“你输了,渣渣。”

顿了顿,陈天又对虫化黑色大衣男强调了一句:“有些人,你惹不起!”

虫化黑色大衣男颤巍巍地在地上勉强地站起来,双脚猛地一顿地,“哗啦”整个人身形骤闪,想要朝陈天发动最后的垂死挣扎!

“找死?!成全你!”陈天冷笑了一声,极为自信地站在原地,等着虫化黑色大衣男朝自己杀来。

陈天满以为,虫化黑色大衣男已经是强弩之末,此刻速度和力量已经和之前他进攻自己的时候差了一大截,可以说是困兽犹斗!

这一下,自己可以装一下逼,故意摆个poss再接招,绝对仍然可以把虫化黑色大衣男狠狠地教训一个明明白白!

毕竟后边那个大浴室的美女搞不好还瞅着呢,自己威一下,没什么问题吧?

嘿嘿嘿,搞不好那个大浴池的美女会黑转粉,一颗芳心暗许呢?

哎,没法子,谁叫我这么拉风呢?

但是陈天还是低估了完全虫化状态的黑色大衣男!

毕竟虫化的这种状况,是天纵奇才的福瑞大人钻研了无数年的心血,绝非普通人所能想象得到的情况,而且还加上了人间遗留的恶魔撒旦的魔物道具——万虫铃的加持,那战力和变化绝对是恐怖的存在!

虫化黑色大衣男看到陈天非但没有选择躲避,反而站在原地无形装比,嘴角立刻闪现出一丝极为诡异的笑容!

只见跃在半空的虫化黑色大衣男浑身猛地如同触电一般一颤,旋即发出了“噗嗤”一声极为刺耳的血肉爆炸声,整个人居然炸裂开来,如同空中盛开的一朵恐怖的血之花!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啊?

自……自爆?

不是吧,这样子都可以?

实在是……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啊!

看到这样子的场景,陈天真的是活久见,瞪圆了一双震惊的虎眼略微思索了半秒,马上惊呼一句:“糟糕!”

原来虫化黑色大衣男虽然说自爆成了无数飞溅的肉屑和血沫,但是他这么做还有一个更狡诈的阴谋,那就是把自己爆射向四面八方的肉屑和血沫当成了“子弹”向陈天发动一百八十度的大范围攻击!

可别小看了虫化黑色大衣男自爆后的那些肉屑和血沫,那些全部充满了高密度的虫卵和毒素,只要被粘上,绝对会被瞬间埋进去不少的虫卵,然后那些恐怖的生化毒虫就会瞬间破卵,高速生长,从身体内部啃噬身躯,最终整个人就会痛苦而死!

这……这也是太毒了,真的是防不胜防啊!

可现在虫化黑色大衣男可以说,就在陈天的眼皮子底下骤然自爆的,那突然性和命中率绝对是超高的,陈天虽然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双腿条件反射地猛踹地面,整个人如同风筝似的往后“嗖”地一蹬,可看起来似乎还是要迟了一点!

“特么太毒了吧,这样子的下三滥手段都想得出来?”陈天这个时候,心里边可以说是肠子都悔青了,但是那些自爆后的虫化黑色大衣男的肉屑和血沫飞溅的速度,绝对超过了陈天的后撤速度!

天哪,刚才太装比,现在活受罪,悔不当初啊!

就在陈天以为自己这一回倒了大血霉,肯定被那些充满了虫卵和病毒的肉屑和血沫沾染上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阵极为急促的骤响!

还没等陈天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一个面积极为巨大的黑影“嗖”、“嗖”、“嗖”的从半空飞扑而来,不偏不倚地正好挡在了陈天和就要粘上陈天身上的那些肉屑和血沫之间,尽数将这些恶心的高致命性的恶心玩意完全抵挡!

我戳,这都可以?

真是命不该绝,谢天谢地啊!

陈天高悬在心中的那一块大石头这才“霍”一声落了地!

当陈天的双脚踩到地面,陈天立刻瞪圆了一双虎眼朝这个打半空里边飞出来,隔绝了虫化黑色大衣男自爆后那些肉屑和血沫的大面积物体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赫然发现居然是一张极为帅气的披风!

“披风?咦,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的?”看到这么一张披风,陈天顿时感到十分惊讶,也就在这个时候耳畔传来了一阵极为不满的训斥声:“徒儿,怎么这么狼狈啊?”

呃……这声音?浮图公?

听到这一句,陈天不由得心头“咯噔”一响,旋即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位望去,只见一个气场炸裂的豪门教父和一个高贵典雅的豪门贵妇同时出现在陈天的眼前!

眼前的这一对“老年版神雕侠侣”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浮图公和青莲师太两个人!

原来那一件在关键时刻飞了出来,救了陈天一命的黑色物体不是别的什么东西,竟然是浮图公的那张披风!

看到了浮图公和青莲师太的身影,陈天顿时感到极为亲切,不由得高兴地叫道:“师父,师娘,你们来了!”

浮图公狠狠地瞪了陈天一眼,极为不屑地对陈天训斥道:“徒儿,好好的不休息,跑来外边和什么人……什么怪物打架啊?嘿,还差点把自己交代出去了!要不是为师及时出手,估计这一波你要跪!”

陈天被浮图公教训得面红耳赤,顿时感到极为难堪,只好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认错道:“师傅教训的是,徒儿记住了!这个怪人刚才在走廊设下结界,诱骗我走出房门就悍然发动了偷袭,我和他一路从旅馆打到这里,没想到他居然自爆,差点中招!”

浮图公点了点头,解释了一下自己和青莲师太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还好我去你师娘的房间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哦,说清楚点?不就是喝一壶上好的茶水嘛,陈天绝对不会想歪的,哈哈……说正事,然后听到外边搞出很大的动静,所以才和你师娘出来瞧瞧发生了什么状况,一出来就看到你就要被自爆虫袭击,于是想都没想就把刚好脱在手里的披风甩了出去,还好凑巧了,正好派上大用场!”

听到这,陈天也是感慨万千,不由得庆幸地说道:“哎!太感动了,要不是师父及时出手,我估计会惹上大麻烦……”

浮图公可不领陈天的情,没好气地驳斥道:“臭小子,你可要赔我的披风!本来我准备迟一点亲手为你师娘披上的挡挡风,展现我的男人风度的,现在弄脏弄破了,我又丧失了一次讨好你师娘的绝佳良机,我的内心在滴血你知道不!”

这个时候,站在浮图公身旁的青莲师太幽幽地发话了:“老糊涂,你的披风重要,还是你的爱徒重要啊?”

顿了一下,青莲师太又对陈天慈祥地说道:“天儿,你没事就好!”

“多谢师娘关心,我没事呢,好得很!”陈天认真地回了青莲师太一句,瞄了暗自偷着乐的浮图公一眼,瞬间就秒懂浮图公也是故意这么说来讨好青莲师太!

嘿嘿嘿,这糟老头坏得很那!

可就在陈天、浮图公和青莲师太三个人心照不宣的时候,三个人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阵严厉的娇斥:“站住,你这个禽、兽!”

听到了这么一阵严厉的喝斥,陈天、浮图公和青莲师太三个人全都一愣,马上扭头不解地朝声音传来的位置望去。

只见就在刚才的大浴室的门外,悍然站着一个娇羞难当的美女!

这个美女明显是一个亚洲女孩的外形,皓齿明眸,身材娇小却胸器傲人,满头长长的秀发还带着湿漉漉的水珠,此刻正“滴答”、“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很显然,这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陈天在大浴池里边和她一起共浴过的那个美女!

陈天看到这个粉脸生煞的小美女也怔了一下,脑海里立刻放电影一般地浮现出刚才在大浴池里边发生了的那些羞羞的事情,顿时慌成一匹,只好故作镇定地对大浴池美女说道:“你醒来了啦?那就好,我要走了!”

听到陈天这句话,大浴池美女气得直跺小脚,贝牙紧咬地怒斥道:“嘿,你刚才在浴池里对我做了那些下流的事情,这就想走?没门!”

什么,浴池,一男一女?下流!

这几个字眼结合在一起,浮图公和青莲师太瞬间明白了一些什么!

浮图公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对陈天说道:“徒儿啊徒儿,我说你不在房间里边休息,跑来这干嘛呢?原来老毛病犯了,看到人家小姑娘长得俊就忍不住啦?本来嘛,这事就是你情我愿的,可是你拔叼就走?也太不地道了吧!要是我是小姑娘,也生气呀!还不快道歉,安慰安慰一下人家!”

听到浮图公这句话,陈天简直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一时间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只好摊开双手,哭丧着脸解释道。“师父,我没有啊……”

可这边陈天支支吾吾地还没说上一句,那边大浴池美女冷冷地反驳道:“你还有脸说没有?你忘记了吗,你的凶器还在我这呢!”

说完,大浴池美女狠狠地把一件东西往水泥地面上一砸,只听到“哐当”的一声,一件物品赫然出现在地面上!

我的乖乖,这不是陈天的独门兵器——陨铁匕首吗?

哎哟我的天哪,这回人证和物证都齐全了,你陈天还要怎么抵赖呀?

青莲师太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天儿,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看到地面上躺着的自己的武器——陨铁匕首,陈天顿时两眼一翻,绝望地叫道:“啊……这回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人证物证俱在,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这个时候,这个大浴池美女忽然换做了一副高冷的神情,冷冷地对着陈天说道,话音里边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口气。

看得出来,这个大浴池美女也绝非等闲之辈。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出现在这袋鼠国傲世翠莲沙漠的猛鬼街之上,并且可以下榻雅林别墅的,肯定都是达官贵族,皇亲国戚,豪门总裁,富翁巨贾,绝无平庸之辈!

面对大浴池美女的要挟,陈天哭笑不得,只好极为无辜地分辩道:“呃……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呀,真的我保证!”

听到了陈天无力的辩解,大浴池美女冷笑着反驳道:“哼,你还有脸狡辩?我正在大浴池里边洗澡,你突然提着匕首闯进来,然后二话不说就跳进池水中,把我强行按进池水里边灌晕,然后把我拖到池边上下其手,还……还弄得我一嘴的唾沫!”

“不是吧,这都行!?”浮图公听到大浴池美女说出的这情节,失声尖叫道。

在浮图公浮夸演技的衬托下,大浴池美女更是一脸委屈地哀怨说道:“还好就在我蒙受屈辱的时候,那个黑色大衣男无意地撞见了你徒儿的不轨行为,你猜接下来咋滴?”

浮图公马上安慰道:“小姑娘莫慌,慢慢说时间还来得及,还没到饭点!”

大浴池美女抹了一下自己眼角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眼泪,一脸惊慌地说道:“你知道吗,你的好徒儿居然丧心病狂地对其发动了进攻,将其碎为肉泥,以此灭口!”

听到这,浮图公的声音都陡然提高了八度:“不是吧,原来事实的真相是这样子?”

陈天听到了大浴池美女说的这么一段鬼话连篇的不实言论,气得脸色铁青地驳斥道:“喂喂喂,这……这是你脑补的情节吧,亲!你比作者还会编故事啊!”

说完,陈天“嗖”一声地扭头,对浮图公和青莲师太求助道:“师父,师娘,你们是不会相信这个女的那些不切实际的话语吧?”

不料这个时候,浮图公和青莲师太一起用手指着陈天,摇着头叹息道:“畜生,畜生,畜生啊……”

陈天登时想找一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自己把陈天治得服服帖帖的,这个大浴池美女露出了一个极为得意的微笑,用无比怜悯的眼神望着陈天,对陈天说道:“哼!现在我也不追究你怎么了,看在你长得还挺帅气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台阶下吧!”

陈天原本还在因为自己的不被理解而垂头丧气,忽然听到大浴池美女这么一说,马上“叮”一声眼前一亮,脱口叫道:“嘿,什么台阶啊?”

“娶了我!”大浴池美女瞄了陈天一眼,忽然眼带桃花地娇羞叫道。

我去,这是真的?

剧情反转得也太直接,太具有戏剧性了吧?

别说当事人陈天了,就连站在一旁目睹这一幕的浮图公和青莲师太也大呼看不懂!

陈天一脸黑线地质问这个大浴池美女道:“你……你开什么玩笑?”

“肯定没开玩笑呀,”大浴池美女笑吟吟地说道,“我可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

陈天原来只是以为这个大浴池美女戏耍自己闹着玩而已,没想到她居然想要来真的,不由得苦笑着抗、议道:“可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觉得这样子闪婚合适吗?”

大浴池美女傲娇地说道:“哟,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H国超级大企业四星集团总裁的独生千金——银喜善,这次来猛鬼街是为了拍卖我父亲喜欢的藏品,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听到这话,陈天、浮图公和青莲师太顿时目瞪口呆起来:“什么,你就是H国超级大企业四星集团总裁的独生千金——银喜善!?”

要知道,四星集团可是H国首屈一指的超大型公司啊,可谓业界响当当的超级巨头,无论是科技、日化、建筑、金融和消费都有所涉及,别说在H国了,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誉!

甚至H国的老百姓口中流传有这么一句脍炙人口的话:H国人一辈子逃不过三件事,死亡、纳税、用四星!

而眼前这个娇小可爱的美女,居然就是这么一个世界有名的超级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个时候,浮图公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蹙着嗓子对陈天低声叫道:“徒儿,认真的,娶了不亏哦!”

陈天一脸无辜地表示道:“师父,你当这里是‘非诚勿扰’的相亲现、场吗?”

说完,陈天扭头对大浴池美女银喜善正色道:“银喜善小姐是吧?初次见面,承蒙厚爱,感激不尽,可是我不是什么大富豪或者国王,真的配不上你!”

听到了陈天这句,银喜善莞尔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极为自信的笑容:“哈哈,你以为我不识货,想要考验我?你那深蓝色天鹅绒西服、紫红色暗纹衬衫、飞天战龙金丝领带是米兰时装设计师华伦天奴高级私人定制,鳄鱼皮皮鞋是巴黎老佛爷顶级奢侈品专柜本季最新款!

还有你左手腕上的那个百达翡丽名牌手表,我爸爸也有一个同款!”

“这你都看得出来,”浮图公第一个抢着叫道,“那我的这一身呢?”

实际上,浮图公对这些时装高级品牌也一窍不通,只是听银喜善说的这么有眉有眼,忍不住追问道,也想知道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什么。

银喜善笑道:“你也是一身菲拉格慕私人订制的燕尾服套装,教父级别的”

“中听,中听,原来我穿得这么低调都有人识货啊!”浮图公朝银喜善竖起了大拇指。

银喜善朝青莲师太努了努嘴,又说道:“你的夫人身上穿着那一件无比精美的丝绸连衣裙,应该是用贵国最顶级的天蚕丝制成,我没猜错的话,单单这一件连衣裙就值五十多万美元吧?还有戴着的白金耳环,白金戒指,钻石项链,估计都要上千万了!”

浮图公一听银喜善这话,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你的……夫人?哎哟,我开始有点喜欢你这个小姑娘了!”

这个时候,银喜善望着陈天,认真地说道:“我看你们能住进雅林别墅来,估计也是参加本次黑金拍卖会的贵宾,实力绝对有保证的,我深信不会比我们四星集团差!”

刚才那一番话,陈天确定银喜善真的是四星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无疑。

可是面对着银喜善的大胆表白和直接追求,陈天还是无法接受。

毕竟自己在龙巢,还有好几个美眉要伺候呢!

银喜善看到陈天不说话,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沉不住气地叫道:“嘿,算便宜了你啦!别磨磨唧唧的,快摊牌吧!赶紧的,正好你爸爸妈妈都在这!”

这个时候,压力瞬间来到了陈天这一边!

《都市特种兵》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3800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小说3800!

喜欢都市特种兵请大家收藏:(m.xs3800.com)都市特种兵小说3800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木叶之鼬神再现 网游之全球在线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奋斗在红楼 乡野小狂医 绝色狂妃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 长生天阙 [综]家有家规 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 重生替嫁小绣娘 无限之爱萌 明血 极品小丹师 最强区小队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开封府宿舍日常 孕运而嫁 你擒我愿 女主,请放过白月光[快穿]
经典收藏 唐残 横行 明末中兴路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大唐将军烈 铁血大军阀 大明流匪 重生红警位面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又怼翻一个三国 风云少主 东晋北府一丘八 明末好女婿 权唐 山沟皇帝 明血 明帝国 唐朝好男人 独断大明
最近更新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阁老 吾乃大皇帝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超级兵王 无良皇帝 大秦之铁血帝国 最强终极兵王 七海扬明 少年大将军 寒门崛起 三国之陷阵无敌 摊牌了我是皇帝 东晋北府一丘八 世子很凶 三国之最风流 墨唐 三国之龙图天下 马谡别传 生死狙杀
都市特种兵 无冬夜 - 都市特种兵txt下载 - 都市特种兵最新章节 - 都市特种兵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